王玉梅:蜀地川剧梅花开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王玉梅:蜀地川剧梅花开。视频剪辑:任予飞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小时候家里有一部录音机,我就经常偷偷跟着录音机唱歌。当时一有新歌,听两遍我就学会了。”谈起从艺经历,国家一级演员,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副院长王玉梅这样对记者娓娓道来,“最早发现我天赋的人是我姐姐。我姐姐听到我在家里唱歌,就跟家里人说我唱歌很好听,父母这才注意到我很有艺术天分。”

王玉梅:蜀地川剧梅花开

王玉梅带妆照。采访对象供图

  1988年,王玉梅的父亲在街头看到一份四川省川剧学校泸州点招收川剧学员的招生简章,想着家里的女儿喜欢唱跳,立马就把这个消息带回了家。王玉梅顿时觉得看到了梦想的曙光。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她顺利通过了初试。

  可谁成想,就在复试前夕,王玉梅迎来了变声期。在复试中唱《信天游》和《黄土高坡》时,无论她怎么使劲儿,高音始终唱不上去。不出所料,王玉梅落选了。“那时候,我特别伤心,觉得自己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王玉梅回忆起那段小挫折时说。

  父亲把女儿的闷闷不乐看在眼里,问女儿是否有决心走这条路。王玉梅不假思索地回答“是”。小姑娘如此坚定,哪怕校方后来虽然同意她“试读”,但明示表现不好就会被随时退回,都毅然接受。

王玉梅:蜀地川剧梅花开

王玉梅上妆。采访对象供图

  王玉梅憋着口气,进入学校后异常刻苦。由于没有任何基础,她在练习基本功时要经受很多痛苦,韧带拉伤是家常便饭。可她都咬牙忍住了。在别的同学出去玩儿时,她就在练功房勤加训练。川剧主角对表演者身高有一定要求,因为王玉梅长得娇小,差点被转到帮腔专业。为了弥补身高不足,不服输的她就在平日里穿着高鞋训练,这么一来,她的训练难度比别人高了很多。

  “那时候年纪小,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读书就算了,还要在冬天里泡着冷水洗衣服,料理自己的生活。练功苦、生活苦,可我为了梦想,什么苦都能吃。”王玉梅说。

  苦心人,天不负。第一年学期末,王玉梅文武兼备,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获得了年度“三好学生”,顺利地留在了学校。

  读书的第四年,王玉梅被分配到了自贡市川剧团。当时剧团为了提高团员整体水准,特聘了许多京剧老师来教授学员们京剧基本功和京剧剧目,以戏带功。这使得王玉梅学到了许多在学校里没有学到的专业知识,川剧业务水平也得到了飞速提升。“酒香不怕巷子深”,优秀的演员不怕得不到赏识。很快,王玉梅和同学们就得到了出国表演的机会。

  1994年,王玉梅幸运地参演了《中国公主杜兰朵》,并以这部剧参加了中国小百花越剧节。这是王玉梅的首次亮相,一经亮相,她就“火了”。接下来的几年,各种奖项纷至沓来,这让王玉梅快速地在川剧届崭露头角,受到了业内外一致好评。

王玉梅:蜀地川剧梅花开

王玉梅剧照。采访对象供图

  1998年2月,自贡市川剧团接到邀请,赴京上演《中国公主杜兰朵》,与张艺谋执导的意大利歌剧《图兰多》进行川剧与歌剧的首次“世界性对话”。7月酷暑难耐,为确保最佳演出效果,王玉梅和全体演职员投入了艰苦的封闭式排练,每天长达12个小时。

  1998年9月2日晚,《中国公主杜兰朵》在全国政协大礼堂首演,王玉梅精彩的表现令无数戏迷为之倾倒,该剧目一时间轰动全国。王玉梅也因此成为了当时川剧舞台最耀眼的新星,获得了“川剧公主”的雅号。

  那时的王玉梅和自贡市川剧团人前风光无限,前途无量。可没人知道王玉梅和她的剧团那时正面临着尴尬窘境。

  当时自贡市川剧团经济环境一般,所有人都知道到北京演出是非常好的机会,可去北京花费巨大,川剧团实在捉襟见肘。就在大家愁眉不展时,一些团员自发把自己的积蓄拿了出来,东拼西凑才把去北京的差旅费攒了出来。

  在很多剧团因不景气解散的时候,自贡市川剧团的团结一心,让王玉梅感动至今,每每提及直道感恩。

  因气候差异,王玉梅刚到北京没多久就犯了过敏性鼻炎,难以俯卧入睡,可王玉梅还是克服了所有不适完成了演出。困难种种,对现在的王玉梅而言,都已成为了她最深刻的青春记忆。

上一篇:习近平主席访问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葡萄牙纪实 下一篇:土瑶下山记(辉煌60年·壮美新广西)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